Li Yang Verlag für Chinesische Lehrmittel

名医奇缘系列随笔

来源:德国华商报,中医药导报作者:李阳

一灯燃千灯

——刘力红在大理的工作


李阳 谨记

名医刘力红 苍洱灯火2.jpg


暑假回到家乡大理,发现这真是一个佛系的所在。办身份证时,新建的便民中心宣传栏写道:“众生平等”。小树林边的全民健身广场,告示里说:“乱捕鱼虾,龙王生气。海洋公园下的卫生间门上,贴着“如不冲刷厕所,你将成为千古罪人。可见老百姓心明眼亮,没有人能够瞒天过海,忤逆众愿而长存。

大理有一古风,村村有本主,神明与人相护共处。从为民除蟒的杜朝选,到忠贞报国的柏洁夫人,只要是对百姓恩深义重,感动了人们的真心,群众都不吝为其修祠建庙,奉为一方真神,代代香火供奉。



旧疾惶惶,良医何处觅?


我的外婆出生于书香门第,本来是鹤庆县城张家的大小姐,解放以后在县中医院学习针灸和中药,常以银针去病。1955年左右,成为县里的妇产科大夫。母亲说,总是在午夜睡得最香的时候,就有乡邻急急的来我家敲门,请外婆去给产妇接生。外婆忙从热被窝里爬起来,穿上棉袄,拿上出诊箱,穿过寒凉的子夜,去迎接新的生命。六十岁上,她感染风寒,了却天职而去。留下一根纯银盘龙的银针,再无人会用。

两个姨姨学了西医。有此方便,幼时每当感冒不适,我就马上被送去吊水,吃消炎药。到了上小学,我身上常常揣着开好的针水,放学就自己走去医务室打针。现在回想,只是在学校久坐不动,身体不得锻炼而体弱易感。那时中美史克开始在电视上推销感冒片,吃了以后,人就不会流鼻涕,病邪都留在体内,留待下一次更严重的发作。

上初中的时候,我开始总是左手连着心疼,父亲带我看遍了大理所有的医院,打心电图,做核磁共振,吃各种药。后来工作了,我去某著名医院看心脏科。接待我的年轻医生,看上去刚刚毕业。他看了一眼检查报告说,交一万块,我给你做手术。我当时吓得站都站不起来,坐在他对面流尽了眼泪。

后来我离开所效力的联合国项目,来到德国慕尼黑学习。在福莱辛小镇的菜市场旁边,我遇到了满头银发的家庭医生史坦霍夫。他问了我心疼蔓延的路径,然后拿出一颗银针,在我后背一捻,多年的疼痛去除了。可叹此前二十多年在中国,我竟无缘遇到一位用针灸去病的医生!


银针有义,济十万乡亲


一转十年过去,此次回国,因母亲生病,我又开始四处求医。朋友老才知道了,私下告诉我说,因缘际会,刘力红老师此时正在大理义诊,并为我们牵线见面。

我读的第一本中医书,是《思考中医》。我读的第二本中医书,是《运气学导论》。那时刘老师还在李阳波、李可等前辈高人门下孜孜以学,整理医论。而今见到他本人,刘力红老师的须发已然花白。得知我帮琴医郭原出版了一本《五音之谜》,他还认真的问我五音疗疾的效用,并拿出夫人赵琳珍藏的古琴,要我给他讲天地人三音。我说低音为补,可用散音,高音为泄,可用泛音,健康人需要居中合度的乐音,是为按音。这些都是郭原大夫实验的结论。


名医刘力红 等待义诊的百姓.jpg


刘力红老师近年来发起筹措了同有三和中医药发展基金会,开展公益项目。其中,三和公益行与各地卫健委、中医院合作,五年来义务培训了900多位临床医务工作者。并在云南、山西、江西、甘肃、江苏、湖北、安徽、新疆的边远乡村义诊,惠及十二万人次,得到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认可。基金会还举办三和书院医道传承项目和三和论坛。

这次在大理,我得以携母亲就诊。连续几日,赵琳、王天夫等大夫等为老母做了针灸治疗。我看到基层医生们学习的热情很高,助教老师们分组带领学员,梳理用针原理,讲解实践案例,将各自经验和盘托出,以丰富学员的治疗思路,往往讲到声音都沙哑了。培训班结束,大夫们立刻分赴各地义诊,一边专业服务百姓,一边消化吸收知识,老师同时做临床带教。

培训和义诊中使用的主要是黄帝内针疗法,由其当代传人杨真海济众广传,其法易学易用安全效宏,非常适合短期内提高针灸水平。在义诊中,用针不多,往往能够立即显效,对患者和医者都是莫大的鼓励。

名医刘力红 在给白族群众扎针 - 网图.jpg


在苍山的云和洱海的波光中,我站了一个暑假的养生桩,回收着往日遗落在这片山水间的情意。到最后一天,已经站傻了的我眼前现出青红二气,相约流转。这是我第一次睁着眼看到太极气旋。


当我结束假期再别家乡,我真心感激,刘力红和他的学生们留了下来,守护大理。


Li Yang Verlag für Chinesische Lehrmittel